李小铭美美

分享读书心得,推荐好看的书

四十二章经第二章

四十二章经第二章

       原文:佛言:出家沙门者,断欲去爱,识自心源,达佛深理,悟无为法,内无所得,外无所求,心不系道亦不结业,无念无作非修非证,不历诸位而自崇最,名之为道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佛言:出家沙门者,断去欲爱,认识以及心的源头,通达佛深理,悟无为法,内没有所得,外没有所求,心不系道也不结业,无念无作非修非证,不经历诸多果位而自崇最,称之为道。


四十二章经第一章

四十二章经第一章

  原文:世尊成道已,作是思惟:离欲寂静,是最为胜。住大禅定,降诸魔道。于鹿野苑中,转四谛法轮,度憍陈如等五人而证道果。复有比丘所说诸疑,求佛进止。世尊教敕,一一开悟。合掌敬诺,而顺尊敕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世尊成道后,作这样考虑:离欲寂静,是最为胜。住大禅定,降诸魔道。于鹿野苑中,转四谛法轮,度憍陈如等五人而证道果。又有比丘所说诸多疑惑,求佛进止。世尊教诫,一一开悟。合掌遵命,而顺尊敕。


  原文:佛言:辞亲出家,识心达本,解无为法,名曰沙门。常行二百五十戒,进止清净,为四真道行,成阿罗汉。阿罗汉者,能飞行变化,旷劫寿命,住动天地。次为阿那含。阿那含者,寿终灵神上十九天。证阿罗汉。次为斯陀含。斯陀含者,一上一还,即得阿罗汉。次为须陀洹。须陀洹者,七死七生,便证阿罗汉。爱欲断者,如四肢断,不复用之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辞去亲人出家,认识心到达根本,理解无为法,称为沙门。常常行二百五十戒,进止清净,为四真道行,成阿罗汉。阿罗汉者,能飞行变化,旷劫寿命,住动天地。次为阿那含。阿那含者,寿终灵神上十九天。证阿罗汉。为斯陀含。斯陀含者,一上一还,就得阿罗汉。次为须陀洹。须陀洹者,七死七生,便证阿罗汉。爱欲断的人,就如四肢断,不再用之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六十段

坛经第六十段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告曰:汝等好住,吾灭度后,莫作世情悲泣雨泪,受人吊问。身著孝服,非吾弟子,亦非正法。但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无动无静,无生无灭,无去无来,无是无非,无住无往。恐汝等心迷,不会吾意,今再嘱汝,令汝见性。吾灭度后,依此修行,如吾在日。若违吾教,纵吾在世,亦无有益。复说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偈后,告诉说:你们保重,我灭度后,不要作世情悲泣雨泪,受人吊问。身著孝服,不是我弟子,也不是正法。只要认识自己本心,见自己本性,无动无静,无生无灭,无去无来,无是无非,无住无往。恐怕你们心迷,不己会我意,今天再次嘱咐你,令你见性。我灭度后,依此修行,如我在的日子。如果违背我教,纵然我在世,也没有益。又说偈道:


  原文:兀兀不修善,腾腾不造恶。寂寂断见闻,荡荡心无著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兀兀不修善,兀兀不造恶。寂寂断除见闻,荡荡心没有执著。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端坐至三更,忽谓门人曰:吾行矣。奄然迁化。于时异香满室,白虹属地。林木变白,禽兽哀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偈后,端坐至三更,忽告诉门人说:我走了。忽然迁化。这时异香满室,白光属地。林木变白,禽兽哀鸣。(个人理解:迁化指人去世)


  原文:十一月,广韶新三郡官僚,洎门人僧俗,争迎真身,莫决所之。乃焚香祷曰:香烟指处,师所归焉。时,香烟直贯曹溪。十一月十三日,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。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,弟子方辩,以香泥上之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十一月,广韶新三郡官僚,以及门人僧俗,争迎真身,不能决定所之。便焚香祷告说:香烟指处,老师所归焉。这时,香烟直贯曹溪。十一月十三日,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。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,弟子方辩,以香泥上之。


  原文:门人忆念取首之记,遂先以铁叶漆布,固护师颈入塔。忽于塔内,白光出现,直上冲天,三日始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门人忆念取首的记,于是先以铁叶漆布,固定保护老师颈入塔。忽然在塔内,白光出现,直上冲天,三日后才散。


  原文:韶州奏闻。奉敕立碑,纪师道行。师春秋七十有六,年二十四传衣,三十九祝发,说法利生三十七载。得旨嗣法者,四十三人。悟道超凡者,莫知其数。达摩所传信衣,中宗赐磨纳宝钵,及方辩塑师真相,并道具等,主塔侍者尸之,永镇宝林道场。流传坛经,以显宗旨。此皆兴隆三宝,普利群生者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韶州奏闻。奉敕立碑,记录老师道行。老师春秋七十有六,年二十四传衣,三十九断发,说法利生三十七年。得旨嗣法者,四十三人。悟道超凡者,不知道其数量。达摩所传信衣,中宗赐磨纳宝钵,以及方辩塑师真相,及道具等,主塔侍者尸之,永镇宝林道场。流传坛经,以显示宗旨。这皆兴隆三宝,普遍利群生者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九段

坛经第五十九段


  原文:又问:后莫有难否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又问:以后没有难不?


  原文:师曰:吾灭后五六年,当有一人来取吾首。听吾记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灭后五六年,当有一人来取我首。听我记说:


  原文:头上养亲,口里须餐。遇满之难,杨柳为官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头上养亲人,口里需要餐食。遇满的难,杨柳为官。

     

  原文:又云:吾去七十年,有二菩萨,从东方来,一出家,一在家。同时兴化,建交吾宗,缔缉伽蓝,昌隆法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又说:我去七十年,有二菩萨,从东方来,一出家,一在家。同时兴化,建交我宗,建造修整寺庙,昌隆法嗣。


  原文:大师先天二年癸丑岁,八月初三日,于国恩寺斋罢,谓诸徒众曰:汝等各依位坐,吾与汝别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大师先天二年癸丑岁,八月初三日,在国恩寺斋后,告诉诸徒众说:你们各依照位置坐,我与你告别。


  原文:法海白言:和尚留何教法,令后代迷人,得见佛性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法海直说:和尚留什么教法,令后代迷惑的人,得见佛性?


  原文:师言:汝等谛听。后代迷人,若识众生,即是佛性;若不识众生,万劫觅佛难逢。吾今教汝识自心众生,见自心佛性。欲求见佛,但识众生;只为众生迷佛,非是佛迷众生。自性若悟,众生是佛;自性若迷,佛是众生。自性平等,众生是佛;自性邪险,佛是众生。汝等心若险曲,即佛在众生中;一念平直,即是众生成佛。我心自有佛,自佛是真佛。自若无佛心,何处求真佛?汝等自心是佛,更莫狐疑。外无一物而能建立,皆是本心生万种法。故经云:心生种种法生,心灭种种法灭。吾今留一偈,与汝等别,名自性真佛偈。后代之人,识此偈意,自见本心,自成佛道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们认真听。后代迷惑的人,如果认识众生,就是佛性;如果不认识众生,万劫寻觅佛难逢。我如今教你认识自心众生,见自心佛性。想求见佛,只要认识众生;只为众生迷佛,不是佛迷惑众生。自性如果悟,众生是佛;自性若迷,佛是众生。自性平等,众生是佛;自性邪险,佛是众生。你们心如果险曲,就是佛在众生中;一念平直,即是众生成佛。我心自有佛,自佛是真佛。自己如果无佛心,什么地方求真佛?你们自心是佛,更不要狐疑。外没有一物而能建立,皆是本心生万种法。因此经说:心生种种法生,心灭种种法灭。我如今留一偈,与你们告别,称为自性真佛偈。后代的人,认识这个偈意思,自见本心,自成佛道。


       原文:

  偈曰:

  真如自性是真佛,邪见三毒是魔王,邪迷之时魔在舍,正见之时佛在堂。

  性中邪见三毒生,即是魔王来住舍,正见自除三毒心,魔变成佛真无假。

  法身报身及化身,三身本来是一身,若向性中能自见,即是成佛菩提因。

  本从化身生净性,净性常在化身中,性使化身行正道,当来圆满真无穷。

  淫性本是净性因,除淫即是净性身,性中各自离五欲,见性刹那即是真。

  今生若遇顿教门,忽悟自性见世尊,若欲修行觅作佛,不知何处拟求真。

  若能心中自见真,有真即是成佛因,不见自性外觅佛,起心总是大痴人。

  顿教法门今已留,救度世人须自修,报汝当来学道者,不作此见大悠悠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  

       偈说:

  真如自性是真佛,邪见三毒是魔王,邪迷的时候魔在舍,正见之时佛在堂。

  性中邪见三毒生,就是魔王来住舍,正见自除三毒心,魔变成佛真没有假。

  法身报身及化身,三身本来是一身,如果向性中能自见,就是成佛菩提原因。

  本从化身生净性,净性常在化身中,性使化身行正道,当来圆满真无穷。

  淫性本是净性因,除淫就是净性身,性中各自离五欲,见性刹那就是真。

  今生如果遇顿教门,忽然悟自性见世尊,如果想修行寻觅作佛,不知什么地方拟求真。

  如果能心中自见真,有真就是成佛因,不见自性外寻觅佛,起心总是大痴人。

  顿教法门如今已经留,救度世人需要自修,报你当来学道者,不作此见大悠悠。

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八段

坛经第五十八段


  原文:时徒众闻说偈已,普皆作礼。并体师意,各各摄心,依法修行,更不敢诤。乃知大师不久住世。法海上座,再拜问曰:和尚入灭之后,衣法当付何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这时徒众听闻说偈后,普皆作礼。并体会老师意思,各各摄心,依法修行,更不敢诤。就知道大师不久住世。法海上座,再拜问说:和尚入灭之后,衣法应当交付什么人?


  原文:师曰:吾于大梵寺说法,以至于今,钞录流行,目曰:法宝坛经。汝等守护,递相传授,度诸群生。但依此说,是名正法。今为汝等说法,不付其衣。盖为汝等信根淳熟,决定无疑,堪任大事。然据先祖达摩大师,付授偈意,衣不合传。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在大梵寺说法,以至于今,钞录流行,名为:法宝坛经。你们守护,递相传授,度诸群生。只要依此说,是称为正法。如今为你们说法,不付其衣。都为你们信根淳熟,决定无疑,堪任大事。然而据先祖达摩大师,付授偈意,衣不合传。偈说:


  原文:吾本来兹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我本来此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


  原文:师复曰:诸善知识,汝等各各净心,听吾说法。若欲成就种智,须达一相三昧,一行三昧。若于一切处而不住相,于彼相中不生憎爱,亦无取舍,不念利益成坏等事,安闲恬静,虚融澹泊,此名一相三昧。若于一切处,行住坐卧,纯一直心,不动道场,真成净土,此名一行三昧。若人具二三昧,如地有种,含藏长养,成熟其实。一相一行,亦复如是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又说:各位朋友,你们各各净心,听我说法。如果想成就种智,需要达一相三昧,一行三昧。如果在一切处而不住相,在彼相中不生憎爱,也没有取舍,不念利益成坏等事,安闲恬静,虚融澹泊,这称为一相三昧。如果在一切处,行住坐卧,纯一直心,不动道场,真成净土,这称为一行三昧。如果人具有二个三昧,就如地有种子,含藏长养,成熟其实。一相一行,也是这样。


  原文:我今说法,犹如时雨,普润大地。汝等佛性,譬诸种子,遇兹沾洽,悉皆发生。承吾旨者,决获菩提;依吾行者,定证妙果。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我如今说法,就像及时雨,普润大地。你们佛性,就像诸种子,遇雨水充足,悉皆发生。承我旨的,决定获得菩提;依我行者,定证妙果。听我偈说:


  原文:心地含诸种,普雨悉皆萌。顿悟华情已,菩提果自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心地含诸种,普雨悉皆萌。顿悟华情已,菩提果自成。(个人理解:华同花)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曰:其法无二,其心亦然。其道清净,亦无诸相。汝等慎勿观静,及空其心;此心本净,无可取舍,各自努力,随缘好去。尔时,徒众作礼而退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师说偈后,说:其法无二,其心也是这样。其道清净,也没有诸相。你们慎勿观静,及空其心;这心本净,没有可以取舍,各自努力,随缘好去。这时,徒众作礼而退。


  原文:大师七月八日,忽谓门人曰:吾欲归新州,汝等速理舟楫。大众哀留甚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大师七月八日,忽然告诉门人说:我想要回归新州,你们速理船只。大众哀留甚坚。


  原文:师曰:诸佛出现,犹示涅槃。有来必去,理亦常然。吾此形骸,归必有所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诸佛出现,还示现涅槃。有来必去,理也常然。我这形骸,归必有所。


  原文:众曰:师从此去,早晚可回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众人说:老师从此去,早晚可回。


  原文:师曰:叶落归根,来时无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叶落归根,来时无口。


  原文:又问曰:正法眼藏,传付何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又问道:正法眼藏,传付什么人?


  原文:师曰:有道者得,无心者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有道者得,无心者通。


  原文:问曰:未知从上佛祖应现已来,传授几代,愿垂开示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问道:不知道从上佛祖应现已来,传授几代,愿垂开示。


  原文:师云:古佛应世,已无数量,不可计也。今以七佛为始。过去庄严劫毗婆尸佛,尸弃佛,毗舍浮佛;今贤劫拘留孙佛,拘那含牟尼佛,迦叶佛,释迦文佛,是为七佛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古佛应世,已经无数量,不可计算也。如今以七佛为开始。过去庄严劫毗婆尸佛,尸弃佛,毗舍浮佛;今贤劫拘留孙佛,拘那含牟尼佛,迦叶佛,释迦文佛,是为七佛。


  原文:释迦文佛首传摩诃迦叶尊者,第二、阿难尊者,第三、商那和修尊者,第四、优波鞠多尊者,第五、提多迦尊者,第六、弥遮迦尊者,第七、婆须蜜多尊者,第八、佛驮难提尊者,第九、伏驮蜜多尊者,第十、胁尊者,第十一、富那夜奢尊者,第十二、马鸣大士,第十三、迦毗摩罗尊者,第十四、龙树大士,第十五、迦那提婆尊者,第十六、罗睺罗多尊者,第十七、僧伽难提尊者,第十八、伽耶舍多尊者,第十九、鸠摩罗多尊者,第二十、阇耶多尊者,第二十一、婆修盘头尊者,第二十二、摩拏罗尊者,第二十三、鹤勒那尊者,第二十四、师子尊者,第二十五、婆舍斯多尊者,第二十六、不如蜜多尊者,第二十七、般若多罗尊者,第二十八、菩提达摩尊者,第二十九、慧可大师,第三十、僧璨大师,第三十一、道信大师,第三十二、弘忍大师,惠能是为三十三祖。从上诸祖,各有禀承。汝等向后,递代流传,毋令乖误。众人信受,个别而退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释迦文佛首传摩诃迦叶尊者,第二、阿难尊者,第三、商那和修尊者,第四、优波鞠多尊者,第五、提多迦尊者,第六、弥遮迦尊者,第七、婆须蜜多尊者,第八、佛驮难提尊者,第九、伏驮蜜多尊者,第十、胁尊者,第十一、富那夜奢尊者,第十二、马鸣大士,第十三、迦毗摩罗尊者,第十四、龙树大士,第十五、迦那提婆尊者,第十六、罗睺罗多尊者,第十七、僧伽难提尊者,第十八、伽耶舍多尊者,第十九、鸠摩罗多尊者,第二十、阇耶多尊者,第二十一、婆修盘头尊者,第二十二、摩拏罗尊者,第二十三、鹤勒那尊者,第二十四、师子尊者,第二十五、婆舍斯多尊者,第二十六、不如蜜多尊者,第二十七、般若多罗尊者,第二十八、菩提达摩尊者,第二十九、慧可大师,第三十、僧璨大师,第三十一、道信大师,第三十二、弘忍大师,惠能是为三十三祖。从上诸位祖师,各有禀承。你们以后,递代流传,不要令错误。众人相信接受,个别而退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七段

坛经第五十七段


  付嘱品第十


  原文:师一日唤门人法海、志诚、法达、神会、智常、智通、志彻、志道、法珍、法如等,曰:汝等不同余人,吾灭度后,各为一方师。吾今教汝说法,不失本宗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一天唤门人法海、志诚、法达、神会、智常、智通、志彻、志道、法珍、法如等,说:你们不同其他人,我灭度后,各为一方老师。我现今教你说法,不失本宗。


  原文:先须举三科法门,动用三十六对,出没即离两边,说一切法,莫离自性。忽有人问汝法,出语尽双,皆取对法,来去相因。究竟二法尽除,更无去处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先需要举三科法门,动用三十六对,出没就离两边,说一切法,不要离自性。忽然有人问你法,出语都双,都取对法,来去相因。究竟二法尽除,更没有去处。


  原文:三科法门者,阴界入也。阴是五阴:色受想行识是也。入是十二入,外六尘:色声香味触法;内六门:眼耳鼻舌身意是也。界是十八界:六尘、六门、六识是也。自性能含万法,名含藏识。若起思量,即是转识。生六识,出六门,见六尘,如是一十八界,皆从自性起用。自性若邪,起十八邪;自性若正,走十八正。若恶用即众生用,善用即佛用。用由何等,由自性有对法,外境无情五对:天与地对,日与月对,明与暗对,阴与阳对,水与火对,此是五对也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三科法门者,阴界入也。阴是五阴:色受想行识是也。入是十二入,外六尘:色声香味触法;内六门:眼耳鼻舌身意是也。界是十八界:六尘、六门、六识是也。自性能含万法,称为含藏识。如果起思量,就是转识。生六识,出六门,见六尘,如是一十八界,皆从自性起用。自性如果邪,起十八邪;自性如果正,走十八正。如果恶用就是众生用,善用就是佛用。用由何等,由自性有对法,外境无情五对:天与地对,日与月对,明与暗对,阴与阳对,水与火对,这是五对也。


  原文:法相语言十二对:语与法对,有与无对,有色与无色对,有相与无相对,有漏与无漏对,色与空对,动与静对,清与浊对,凡与圣对,僧与俗对,老与少对,大与小对,此是十二对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法相语言十二对:语与法对,有与无对,有色与无色对,有相与无相对,有漏与无漏对,色与空对,动与静对,清与浊对,凡与圣对,僧与俗对,老与少对,大与小对,这是十二对也。


  原文:自性起用十九对:长与短对,邪与正对,痴与慧对,愚与智对,乱与定对,慈与毒对,戒与非对,直与曲对,实与虚对,险与平对,烦恼与菩提对,常与无常对,悲与害对,喜与嗔对,舍与悭对,进与退对,生与灭对,法身与色身对,化身与报身对,此是十九对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自性起用十九对:长与短对,邪与正对,痴与慧对,愚与智对,乱与定对,慈与毒对,戒与非对,直与曲对,实与虚对,险与平对,烦恼与菩提对,常与无常对,悲与害对,喜与嗔对,舍与悭对,进与退对,生与灭对,法身与色身对,化身与报身对,这是十九对也。


  原文:师言:此三十六对法,若解用,即道贯一切经法,出入即离两边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这三十六对法,如果解用,就道贯一切经法,出入就离两边。


   原文:自性动用,共人言语,外于相离相,内于空离空。若全著相,即长邪见。若全离空,即长无明。执空之人有谤经,直言不用文字。既云不用文字,人亦不合语言。只此语言,便是文字之相。又云直道不立文字,即此不立两字,亦是文字。见人所说,便即谤他言著文字。汝等须知,自迷犹可,又谤佛经。不要谤经。罪障无数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自性动用,与人共言语,外在相离相,内在空离空。如果全著相,就长邪见。如果全离空,就长无明。执著空之人有谤经,直说不用文字。既然说不用文字,人也不合语言。只此语言,便是文字的相。又说直道不立文字,就此不立两字,也是文字。见人所说,便就谤他语言执著文字。你们需要知道,自迷还可,又谤佛经。不要谤经。罪障无数。


  原文:若著相于外,而作法求真,或广立道场,说有无之过患,如是之人,累劫不可见性。但听依法修行,又莫百物不思,而于道性窒碍。若听说不修,令人反生邪念。但依法修行,无住相法施。汝等若悟,依此说,依此用,依此行,依此作,即不失本宗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如果执著相于外,而作法求真,或者广立道场,说有无的过患,这样的人,累劫不可见性。只要听依法修行,又不要百物不思,而在道性障碍。如果听说不修,令人反生邪念。洗碗依法修行,无住相法施。你们如果悟,依此说,依此用,依此行,依此作,就不失本宗。


  原文:若有人问汝义,问有,将无对;问无,将有对;问凡,以圣对;问圣,以凡对。二道相因,生中道义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如果有人问你义,问有,将无对;问无,将有对;问凡,以圣对;问圣,以凡对。二道相因,生中道义。


  原文:如一问一对,余问一依此作,即不失理也。设有人问:何名为暗?答云:明是因,暗是缘,明没则暗,以明显暗,以暗显明,来去相因,成中道义。余问悉皆如此。汝等于后传法,依此转相教授,勿失宗旨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比如一问一对,余问一依此作,就不失理也。假设有人问:什么名为暗?答道:明是因,暗是缘,明没则暗,以明显暗,以暗显明,来去相因,成中道义。其余问悉皆如此。你们在以后传法,依此转相教授,不要失去宗旨。


  原文:师于太极元年壬子,延和七月,命门人,往新州国恩寺建塔。仍令促工。次年夏末落成。七月一日,集徒众曰:吾至八月,欲离世间。汝等有疑,早须相问,为汝破疑,令汝迷尽。吾若去后,无人教汝。法海等闻,悉皆涕泣。惟有神会,神情不动,亦无涕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在太极元年壬子,延和七月,命门人,往新州国恩寺建塔。仍然令督促工程。次年夏季末落成。七月一日,集徒众说:我道八月,打算离开世间。你们有疑惑,早需要相问,为你破除疑惑,令你迷惑除尽。我如果去后,没有人教你。法海等听闻,悉皆涕泣。惟有神会,神情不动,也没有涕泣。


  原文:师云:神会小师,却得善不善等,毁誉不动,哀乐不生,余者不得。数年山中,竟修何道?汝今悲泣,为忧阿谁?若忧吾不知去处,吾自知去处。吾若不知去处,终不预报于汝。汝等悲泣,盖为不知吾去处。若知吾去处,即不合悲泣。法性本无生灭去来,汝等尽坐,吾与汝说一偈,名曰:真假动静偈。汝等诵取此偈,与吾意同。依此修行,不失宗旨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神会小师,却得善不善等,毁誉不动,哀乐不生,余者不得。数年山中,竟修什么道?你如今悲泣,为忧谁?如果担忧我不知道去处,我自知道去处。我如果不知道去处,终不预报于你。你们悲泣,都为不知我去处。如果知道我去处,就不合悲泣。法性本无生灭去来,你们都坐,我与你说一偈,名为:真假动静偈。你们诵取此偈,与我意同。依此修行,不失宗旨。


  原文:众僧作礼,请师作偈。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众僧人作礼,请老师作偈。偈说:


  原文:

       一切无有真,不以见于真,若见于真者,是见尽非真。

  若能自有真,离假即心真,自心不离假,无真何处真?

  有情即解动,无情即不动,若修不动行,同无情不动。

  若觅真不动,动上有不动,不动是不动,无情无佛种。

  能善分别相,第一义不动,但作如是见,即是真如用。

  报诸学道人,努力须用意,莫于大乘门,却执生死智。

  若言下相应,即共论佛义,若实不相应,合掌令欢喜。

  此宗本无诤,诤即失道意,执逆诤法门,自性入生死。
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

一切没有有真,不以见于真,如果见于真者,是见尽不是真。

  如果能自有真,离假就心真,自心不离假,无真何处真?

  有情就解动,无情就不动,如果修不动行,同无情不动。

  如果寻觅真不动,动上有不动,不动是不动,无情无佛种。

  能善分别相,第一义不动,只作如是见,就是真如用。

  报诸学道人,努力需要用意,不要在大乘门,却执著生死智。

  如果言下相应,就共论佛义,如果实不相应,合掌令欢喜。

  此宗本无诤,诤就失道意,执逆诤法门,自性入生死。

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六段

坛经第五十六段


  护法品第九


  原文:神龙元年上元日,则天中宗诏云:朕请安秀二师,宫中供养。万机之暇,每究一乘。二师推让云:南方有能禅师,密授忍大师衣法,传佛心印,可请彼问。今遣内侍薛简,驰诏迎请。愿师慈念,速赴上京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龙元年上元日,则天中宗诏说:朕请安秀二师,宫中供养。万机之暇,每究一乘。二师推让说:南方有慧能禅师,密授忍大师衣法,传佛心印,可以请他问。如今遣内侍薛简,驰诏迎请。愿师慈念,速赴上京。


  原文:师上表辞疾,愿终林麓。薛简曰:京城禅德皆云:欲得会道,必须坐禅习定;若不因禅定而得解脱者,未之有也。未审师所说法如何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上表辞疾,愿终山林。薛简说:京城禅德都说:想得到会道,必须坐禅习定;如果不因禅定而得解脱的人,未之有也。不知道老师所说法如何?


  原文:师曰:道由心悟,岂在坐也?经云:若言如来若坐若卧,是行邪道。何故?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无生无灭,是如来清净禅。诸法空寂,是如来清净坐。究竟无证,岂况坐耶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道由心悟,怎么会在坐也?经说:如果说如来若坐若卧,是行邪道。什么缘故?没有所从来,也没有所去,没有生没有灭,是如来清净禅。诸法空寂,是如来清净坐。究竟无证,何况坐呢?


  原文:简曰:弟子回京,主上必问。愿师慈悲,指示心要,传奏两宫,及京城学道者。譬如一灯然百千灯,冥者皆明,明明无尽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弟子回京,主上必定问。愿老师慈悲,指示心要,传奏两宫,以及京城学道者。比如一灯然百千灯,冥者皆明,明明无尽。


  原文:师云:道无明暗,明暗是代谢之义。明明无尽,亦是有尽。相待立名,故《净名经》云:法无有比,无相待故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道没明暗,明暗是交替的意思。明明无尽,也是有尽。相待立名,因此《净名经》说:法无有比,没有相待的缘故。


  原文:简曰:明喻智慧,暗喻烦恼。修道之人,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,无始生死,凭何出离?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明比喻智慧,暗比喻烦恼。修道的人,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,无始生死,凭什么出离?

     

  原文:师曰:烦恼即是菩提,无二无别。若以智慧照破烦恼者,此是二乘见解。羊鹿等机,上智大根,悉不如是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烦恼就是菩提,无二无别。如果以智慧照破烦恼的,这是二乘见解。羊鹿等机,上智大根,都不如是。


  原文:简曰:如何是大乘见解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如何是大乘见解?


  原文:师曰:明与无明,凡夫见二。智者了达,其性无二。无二之性,即是实性。实性者,处凡愚而不减,在贤圣而不增,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。不断不常,不来不去,不在中间,及其内外。不生不灭,性相如如。常住不迁,名之曰道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明与无明,凡夫见二。智者了达,其性无二。无二的性,就是实性。实性者,处凡愚而不减,在贤圣而不增,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。不断不常,不来不去,不在中间,及其内外。不生不灭,性相如如。常住不迁移,称之为道。


  原文:简曰:师曰不生不灭,何异外道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老师说不生不灭,和外道有什么区别?


  原文:师曰: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,将灭止生,以生显灭,灭犹不灭,生说不生。我说不生不灭者,本自无生,今亦不灭,所以不同外道。汝若欲知心要,但一切善恶,都莫思量,自然得入清净心体。湛然常寂,妙用恒沙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,将灭止生,以生显灭,灭犹不灭,生说不生。我说不生不灭者,本自无生,今也不灭,所以不同外道。你如果想知到心要,只要一切善恶,都不要思量,自然得入清净心体。湛然常寂,妙用恒沙。


  原文:简蒙指教,豁然大悟,礼辞归阙,表奏师语。其年九月三日,有诏奖谕师曰:师辞老疾,为朕修道,国之福田。师若净名,托疾毗耶,阐扬大乘,传诸佛心,谈不二法。薛简传师指授如来知见。朕积善余庆,宿种善根。值师出世,顿悟上乘。感荷师恩,顶戴无已,并奉磨纳袈裟,及水晶钵,敕韶州刺史,修饰寺宇,赐师旧居,为国恩寺焉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蒙受指教,豁然大悟,礼辞回归本处,上表奏老师语。其年九月三日,有诏奖谕老师说:老师辞老疾,为朕修道,国之福田。老师像净名,托疾毗耶,阐扬大乘,传诸佛心,谈不二法。薛简传老师指授如来知道见解。朕积善余庆,宿种善根。值遇老师出世,顿悟上乘。感恩师恩,顶戴没有休止,并奉磨纳袈裟,及水晶钵,敕韶州刺史,修饰寺宇,赐老师旧居,为国恩寺焉。
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四段

坛经第五十四段

  原文:师然之。复语诚曰:汝师戒定慧,劝小根智人;吾戒定慧,劝大智根人。若悟自性,亦不立菩提涅槃,亦不立解脱知见。无一法可得,方能建立万法。若解此意,亦名佛身,亦名菩提涅槃,亦名解脱知见。见性之人,立亦得,不立亦得。去来自由,无滞无碍。应用随作,应语随答。普见化身,不离自性,即得自在神通,游戏三昧,是名见性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认为对。再告诉志诚说:你老师戒定慧,劝小根智人;我戒定慧,劝大智根人。如果悟自性,也不立菩提涅槃,也不立解脱知见。没有一法可得,方能建立万法。如果了解此意,也称为佛身,也称为菩提涅槃,也成为解脱知见。见性的人,立也得,不立也得。去来自由,无滞无碍。应用随作,应语随答。普见化身,不离自性,就得自在神通,游戏三昧,是称为见性。


  原文:志诚再拜启师曰:如何是不立义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再拜启师说:如何是不立义?


  原文:师曰:自性无非、无痴、无乱,念念般若观照,常离法相,自由自在,纵横尽得,有何可立?自性自悟,顿悟顿修,亦无渐次,所以不立一切法。诸法寂灭,有何次第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自性没有非、没有痴、没有乱,念念般若观照,常常离开法相,自由自在,纵横尽得,有什么可立?自性自悟,顿悟顿修,也没有渐次,所以不立一切法。诸法寂灭,有什么次第?


  原文:志诚礼拜,愿为执侍,朝夕不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礼拜,愿意为执侍,早晚不懈怠


  原文:僧志彻,江西人,本姓张,名行昌。少任侠。自南北分化,二宗主虽亡彼我,而徒侣竞起爱憎。时,北宗门人,自立秀师为第六祖,而忌祖师传衣为天下闻,乃嘱行昌来剌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僧人志彻,江西人,本姓张,名行昌。少年任侠。自从南北分化,二宗主虽然没有你我,然而徒侣竞然生起爱憎。那时,北宗门人,自立秀师为第六祖,然而怕祖师传衣为天下听闻,便嘱咐行昌来剌老师。


  原文:师心通,预知其事。即置金十两于座间。时夜暮,行昌入祖室,将欲加害。师舒颈就之。行昌挥刃者三,悉无所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心通,预知这事。就放置金十两在座位中间。那时夜暮,行昌进入祖师房子,想将加害。老师舒展颈就之。行昌挥刃者三次,都没有所损伤。


  原文:师曰:正剑不邪,邪剑不正。只负汝金,不负汝命。行昌惊仆,久而方苏,求哀悔过,即愿出家。师遂与金,言:汝且去,恐徒众翻害于汝。汝可他日易形而来,吾当摄受。行昌禀旨宵遁,后投僧出家。具戒精进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正剑不邪,邪剑不正。只担负你金,不担负你命。行昌惊吓仆倒,久久才缓过来,求哀悯悔过,就希望出家。老师就给金,说:你且去,恐怕徒众翻害于你。你可他日易形而来,我当摄受。行昌禀旨夜晚遁走,后开投僧出家。具戒精进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三段

坛经第五十三段


  原文:志诚再拜曰:弟子在秀大师处学道九年,不得契悟。今闻和尚一说,便契本心。弟子生死事大,和尚大慈,更为教示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再拜说:弟子在神秀大师处学道九年,不得契合开悟。如今听闻和尚一说,便契合本心。弟子生死事大,和尚大慈,更为教示。


  原文:师曰:吾闻汝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,未审汝师说戒定慧行相如何?与吾说看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听闻你老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,不知道你老师说戒定慧行为相貌怎么样?与我说说看。


  原文:诚曰:秀大师说,诸恶莫作名为戒;诸善奉行名为慧;自净其意名为定。彼说如此,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说:神秀大师说,诸恶莫作名为戒;诸善奉行名为慧;自净其意名为定。他说如此,不知道和尚以什么法教诲人?


  原文:师曰:吾若言有法与人,即为诳汝。但且随方解缚,假名三昧。如汝师所说戒定慧,实不可思议。吾所见戒定慧又别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如果说有法给与人,就为骗你。只是暂且随方便解除束缚,假名三昧。如你老师所说戒定慧,确实不可思议。我所见戒定慧又有差别。


  原文:志诚曰:戒定慧只合一种,如何更别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说:戒定慧只应当一种,如何更有差别?


  原文:师曰:汝师戒定慧,接大乘人;吾戒定慧,接最上乘人。悟解不同,见有迟疾。汝听吾说,与彼同否?吾所说法,不离自性,离体说法,名为相说,自性常迷。须知一切万法,皆从自性起用,是真戒定慧法。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老师戒定慧,接大乘人;我戒定慧,接最上乘人。悟解不同,见有迟疾。你听我说,与他相同否?我所说法,不离开自性,离开体说法,称为相说,自性常常迷惑。需要知道一切万法,都从自性起用,是真戒定慧法。听我偈说:


原文:心地无非自性戒,心地无痴自性慧,

   心地无乱自性定。

   不增不减自金刚,身去身来本三昧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

        心地没有非自性戒,心地没有痴自性慧,

   心地没有乱自性定。

   不增不减自己金刚,身去身来本来三昧。


    原文:诚闻偈悔谢,乃呈一偈:

          五蕴幻身,幻何究竟?

            回趣真如,法还不净。

个人理解:志诚听闻偈悔谢,便呈一偈:

          五蕴幻身,幻何究竟?

            回趣真如,法还不净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二段

坛经第五十二段


  顿渐品第八


  原文:时,祖师居曹溪宝林;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。于时两宗盛化,人皆称南能北秀;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。而学者莫知宗趣。师谓众曰:法本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即一种,见有迟疾。何名顿渐?法无顿渐,人有利钝,故名顿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那时,祖师居住曹溪宝林;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。那时两宗盛化,人皆称南能北秀;因此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。而学者不知宗趣。老师告诉众人说:法本来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就一种,见有迟疾。什么称为顿渐?法没有顿渐,人有利钝,因此称为顿渐。


  原文:然秀之徒众,往往谩南宗祖师不识一字,有何所长?秀曰:他得无师之智,深悟上乘,吾不如也。且吾师五祖,亲传衣法,岂徒然哉!吾恨不能远去亲近,虚受国恩。汝等诸人,毋滞于此,可往曹溪参决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然而神秀的徒众,往往轻谩南宗祖师不认识一字,有什么所长?神秀说:他得无师的智慧,深深悟上乘,我不如也。而且我老师五祖,亲传衣法,岂能无缘无故呢!我恨不能远去亲近,虚受国恩。你等众人,不要滞留在此,可往曹溪参决。


  原文:一日,命门人志诚曰:汝聪明多智,可为吾到曹溪听法。若有所闻,尽心记取,还为吾说。志诚禀命至曹溪,随众参请,不言来处。时,祖师告众曰:今有盗法之人,潜在此会。志诚即出礼拜,具陈其事。师曰:汝从玉泉来,应是细作。对曰:不是。师曰:何得不是?对曰:未说即是,说了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一天,命门人志诚说:你聪明多智,可为我到曹溪听法。如果有所听闻,尽心记取,还为我说。志诚禀命到曹溪,随众参请,不说来处。这时,祖师告众人说:今有盗法的人,潜伏在这个会。志诚就出来礼拜,具体陈述这事。老师说:你从玉泉来,应是间谍。对答:不是。老师说:怎能不是?对答:没说就是,说了不是。


  原文:师曰:汝师若为示众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老师怎么样开示众人?


  原文:对曰:常指诲大众,住心观净,长坐不卧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对答:常常指示教诲大众,住心观净,长坐不卧。


  原文:师曰:住心观净,是病非禅。长坐拘身,于理何益?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住心观净,是病不是禅。长坐拘束身体,在理有何益处?听我偈说:


  原文: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。

          一具臭骨头,何为立功课。

个人理解: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。

           一具臭骨头,为什么立功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