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小铭美美

分享读书心得,推荐好看的书

坛经个人理解第六十段

坛经第六十段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告曰:汝等好住,吾灭度后,莫作世情悲泣雨泪,受人吊问。身著孝服,非吾弟子,亦非正法。但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无动无静,无生无灭,无去无来,无是无非,无住无往。恐汝等心迷,不会吾意,今再嘱汝,令汝见性。吾灭度后,依此修行,如吾在日。若违吾教,纵吾在世,亦无有益。复说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偈后,告诉说:你们保重,我灭度后,不要作世情悲泣雨泪,受人吊问。身著孝服,不是我弟子,也不是正法。只要认识自己本心,见自己本性,无动无静,无生无灭,无去无来,无是无非,无住无往。恐怕你们心迷,不己会我意,今天再次嘱咐你,令你见性。我灭度后,依此修行,如我在的日子。如果违背我教,纵然我在世,也没有益。又说偈道:


  原文:兀兀不修善,腾腾不造恶。寂寂断见闻,荡荡心无著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兀兀不修善,兀兀不造恶。寂寂断除见闻,荡荡心没有执著。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端坐至三更,忽谓门人曰:吾行矣。奄然迁化。于时异香满室,白虹属地。林木变白,禽兽哀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偈后,端坐至三更,忽告诉门人说:我走了。忽然迁化。这时异香满室,白光属地。林木变白,禽兽哀鸣。(个人理解:迁化指人去世)


  原文:十一月,广韶新三郡官僚,洎门人僧俗,争迎真身,莫决所之。乃焚香祷曰:香烟指处,师所归焉。时,香烟直贯曹溪。十一月十三日,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。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,弟子方辩,以香泥上之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十一月,广韶新三郡官僚,以及门人僧俗,争迎真身,不能决定所之。便焚香祷告说:香烟指处,老师所归焉。这时,香烟直贯曹溪。十一月十三日,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。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,弟子方辩,以香泥上之。


  原文:门人忆念取首之记,遂先以铁叶漆布,固护师颈入塔。忽于塔内,白光出现,直上冲天,三日始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门人忆念取首的记,于是先以铁叶漆布,固定保护老师颈入塔。忽然在塔内,白光出现,直上冲天,三日后才散。


  原文:韶州奏闻。奉敕立碑,纪师道行。师春秋七十有六,年二十四传衣,三十九祝发,说法利生三十七载。得旨嗣法者,四十三人。悟道超凡者,莫知其数。达摩所传信衣,中宗赐磨纳宝钵,及方辩塑师真相,并道具等,主塔侍者尸之,永镇宝林道场。流传坛经,以显宗旨。此皆兴隆三宝,普利群生者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韶州奏闻。奉敕立碑,记录老师道行。老师春秋七十有六,年二十四传衣,三十九断发,说法利生三十七年。得旨嗣法者,四十三人。悟道超凡者,不知道其数量。达摩所传信衣,中宗赐磨纳宝钵,以及方辩塑师真相,及道具等,主塔侍者尸之,永镇宝林道场。流传坛经,以显示宗旨。这皆兴隆三宝,普遍利群生者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八段

坛经第五十八段


  原文:时徒众闻说偈已,普皆作礼。并体师意,各各摄心,依法修行,更不敢诤。乃知大师不久住世。法海上座,再拜问曰:和尚入灭之后,衣法当付何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这时徒众听闻说偈后,普皆作礼。并体会老师意思,各各摄心,依法修行,更不敢诤。就知道大师不久住世。法海上座,再拜问说:和尚入灭之后,衣法应当交付什么人?


  原文:师曰:吾于大梵寺说法,以至于今,钞录流行,目曰:法宝坛经。汝等守护,递相传授,度诸群生。但依此说,是名正法。今为汝等说法,不付其衣。盖为汝等信根淳熟,决定无疑,堪任大事。然据先祖达摩大师,付授偈意,衣不合传。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在大梵寺说法,以至于今,钞录流行,名为:法宝坛经。你们守护,递相传授,度诸群生。只要依此说,是称为正法。如今为你们说法,不付其衣。都为你们信根淳熟,决定无疑,堪任大事。然而据先祖达摩大师,付授偈意,衣不合传。偈说:


  原文:吾本来兹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我本来此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


  原文:师复曰:诸善知识,汝等各各净心,听吾说法。若欲成就种智,须达一相三昧,一行三昧。若于一切处而不住相,于彼相中不生憎爱,亦无取舍,不念利益成坏等事,安闲恬静,虚融澹泊,此名一相三昧。若于一切处,行住坐卧,纯一直心,不动道场,真成净土,此名一行三昧。若人具二三昧,如地有种,含藏长养,成熟其实。一相一行,亦复如是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又说:各位朋友,你们各各净心,听我说法。如果想成就种智,需要达一相三昧,一行三昧。如果在一切处而不住相,在彼相中不生憎爱,也没有取舍,不念利益成坏等事,安闲恬静,虚融澹泊,这称为一相三昧。如果在一切处,行住坐卧,纯一直心,不动道场,真成净土,这称为一行三昧。如果人具有二个三昧,就如地有种子,含藏长养,成熟其实。一相一行,也是这样。


  原文:我今说法,犹如时雨,普润大地。汝等佛性,譬诸种子,遇兹沾洽,悉皆发生。承吾旨者,决获菩提;依吾行者,定证妙果。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我如今说法,就像及时雨,普润大地。你们佛性,就像诸种子,遇雨水充足,悉皆发生。承我旨的,决定获得菩提;依我行者,定证妙果。听我偈说:


  原文:心地含诸种,普雨悉皆萌。顿悟华情已,菩提果自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心地含诸种,普雨悉皆萌。顿悟华情已,菩提果自成。(个人理解:华同花)


  原文:师说偈已,曰:其法无二,其心亦然。其道清净,亦无诸相。汝等慎勿观静,及空其心;此心本净,无可取舍,各自努力,随缘好去。尔时,徒众作礼而退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师说偈后,说:其法无二,其心也是这样。其道清净,也没有诸相。你们慎勿观静,及空其心;这心本净,没有可以取舍,各自努力,随缘好去。这时,徒众作礼而退。


  原文:大师七月八日,忽谓门人曰:吾欲归新州,汝等速理舟楫。大众哀留甚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大师七月八日,忽然告诉门人说:我想要回归新州,你们速理船只。大众哀留甚坚。


  原文:师曰:诸佛出现,犹示涅槃。有来必去,理亦常然。吾此形骸,归必有所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诸佛出现,还示现涅槃。有来必去,理也常然。我这形骸,归必有所。


  原文:众曰:师从此去,早晚可回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众人说:老师从此去,早晚可回。


  原文:师曰:叶落归根,来时无口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叶落归根,来时无口。


  原文:又问曰:正法眼藏,传付何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又问道:正法眼藏,传付什么人?


  原文:师曰:有道者得,无心者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有道者得,无心者通。


  原文:问曰:未知从上佛祖应现已来,传授几代,愿垂开示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问道:不知道从上佛祖应现已来,传授几代,愿垂开示。


  原文:师云:古佛应世,已无数量,不可计也。今以七佛为始。过去庄严劫毗婆尸佛,尸弃佛,毗舍浮佛;今贤劫拘留孙佛,拘那含牟尼佛,迦叶佛,释迦文佛,是为七佛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古佛应世,已经无数量,不可计算也。如今以七佛为开始。过去庄严劫毗婆尸佛,尸弃佛,毗舍浮佛;今贤劫拘留孙佛,拘那含牟尼佛,迦叶佛,释迦文佛,是为七佛。


  原文:释迦文佛首传摩诃迦叶尊者,第二、阿难尊者,第三、商那和修尊者,第四、优波鞠多尊者,第五、提多迦尊者,第六、弥遮迦尊者,第七、婆须蜜多尊者,第八、佛驮难提尊者,第九、伏驮蜜多尊者,第十、胁尊者,第十一、富那夜奢尊者,第十二、马鸣大士,第十三、迦毗摩罗尊者,第十四、龙树大士,第十五、迦那提婆尊者,第十六、罗睺罗多尊者,第十七、僧伽难提尊者,第十八、伽耶舍多尊者,第十九、鸠摩罗多尊者,第二十、阇耶多尊者,第二十一、婆修盘头尊者,第二十二、摩拏罗尊者,第二十三、鹤勒那尊者,第二十四、师子尊者,第二十五、婆舍斯多尊者,第二十六、不如蜜多尊者,第二十七、般若多罗尊者,第二十八、菩提达摩尊者,第二十九、慧可大师,第三十、僧璨大师,第三十一、道信大师,第三十二、弘忍大师,惠能是为三十三祖。从上诸祖,各有禀承。汝等向后,递代流传,毋令乖误。众人信受,个别而退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释迦文佛首传摩诃迦叶尊者,第二、阿难尊者,第三、商那和修尊者,第四、优波鞠多尊者,第五、提多迦尊者,第六、弥遮迦尊者,第七、婆须蜜多尊者,第八、佛驮难提尊者,第九、伏驮蜜多尊者,第十、胁尊者,第十一、富那夜奢尊者,第十二、马鸣大士,第十三、迦毗摩罗尊者,第十四、龙树大士,第十五、迦那提婆尊者,第十六、罗睺罗多尊者,第十七、僧伽难提尊者,第十八、伽耶舍多尊者,第十九、鸠摩罗多尊者,第二十、阇耶多尊者,第二十一、婆修盘头尊者,第二十二、摩拏罗尊者,第二十三、鹤勒那尊者,第二十四、师子尊者,第二十五、婆舍斯多尊者,第二十六、不如蜜多尊者,第二十七、般若多罗尊者,第二十八、菩提达摩尊者,第二十九、慧可大师,第三十、僧璨大师,第三十一、道信大师,第三十二、弘忍大师,惠能是为三十三祖。从上诸位祖师,各有禀承。你们以后,递代流传,不要令错误。众人相信接受,个别而退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六段

坛经第五十六段


  护法品第九


  原文:神龙元年上元日,则天中宗诏云:朕请安秀二师,宫中供养。万机之暇,每究一乘。二师推让云:南方有能禅师,密授忍大师衣法,传佛心印,可请彼问。今遣内侍薛简,驰诏迎请。愿师慈念,速赴上京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龙元年上元日,则天中宗诏说:朕请安秀二师,宫中供养。万机之暇,每究一乘。二师推让说:南方有慧能禅师,密授忍大师衣法,传佛心印,可以请他问。如今遣内侍薛简,驰诏迎请。愿师慈念,速赴上京。


  原文:师上表辞疾,愿终林麓。薛简曰:京城禅德皆云:欲得会道,必须坐禅习定;若不因禅定而得解脱者,未之有也。未审师所说法如何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上表辞疾,愿终山林。薛简说:京城禅德都说:想得到会道,必须坐禅习定;如果不因禅定而得解脱的人,未之有也。不知道老师所说法如何?


  原文:师曰:道由心悟,岂在坐也?经云:若言如来若坐若卧,是行邪道。何故?无所从来,亦无所去,无生无灭,是如来清净禅。诸法空寂,是如来清净坐。究竟无证,岂况坐耶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道由心悟,怎么会在坐也?经说:如果说如来若坐若卧,是行邪道。什么缘故?没有所从来,也没有所去,没有生没有灭,是如来清净禅。诸法空寂,是如来清净坐。究竟无证,何况坐呢?


  原文:简曰:弟子回京,主上必问。愿师慈悲,指示心要,传奏两宫,及京城学道者。譬如一灯然百千灯,冥者皆明,明明无尽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弟子回京,主上必定问。愿老师慈悲,指示心要,传奏两宫,以及京城学道者。比如一灯然百千灯,冥者皆明,明明无尽。


  原文:师云:道无明暗,明暗是代谢之义。明明无尽,亦是有尽。相待立名,故《净名经》云:法无有比,无相待故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道没明暗,明暗是交替的意思。明明无尽,也是有尽。相待立名,因此《净名经》说:法无有比,没有相待的缘故。


  原文:简曰:明喻智慧,暗喻烦恼。修道之人,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,无始生死,凭何出离?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明比喻智慧,暗比喻烦恼。修道的人,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,无始生死,凭什么出离?

     

  原文:师曰:烦恼即是菩提,无二无别。若以智慧照破烦恼者,此是二乘见解。羊鹿等机,上智大根,悉不如是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烦恼就是菩提,无二无别。如果以智慧照破烦恼的,这是二乘见解。羊鹿等机,上智大根,都不如是。


  原文:简曰:如何是大乘见解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如何是大乘见解?


  原文:师曰:明与无明,凡夫见二。智者了达,其性无二。无二之性,即是实性。实性者,处凡愚而不减,在贤圣而不增,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。不断不常,不来不去,不在中间,及其内外。不生不灭,性相如如。常住不迁,名之曰道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明与无明,凡夫见二。智者了达,其性无二。无二的性,就是实性。实性者,处凡愚而不减,在贤圣而不增,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。不断不常,不来不去,不在中间,及其内外。不生不灭,性相如如。常住不迁移,称之为道。


  原文:简曰:师曰不生不灭,何异外道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说:老师说不生不灭,和外道有什么区别?


  原文:师曰: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,将灭止生,以生显灭,灭犹不灭,生说不生。我说不生不灭者,本自无生,今亦不灭,所以不同外道。汝若欲知心要,但一切善恶,都莫思量,自然得入清净心体。湛然常寂,妙用恒沙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,将灭止生,以生显灭,灭犹不灭,生说不生。我说不生不灭者,本自无生,今也不灭,所以不同外道。你如果想知到心要,只要一切善恶,都不要思量,自然得入清净心体。湛然常寂,妙用恒沙。


  原文:简蒙指教,豁然大悟,礼辞归阙,表奏师语。其年九月三日,有诏奖谕师曰:师辞老疾,为朕修道,国之福田。师若净名,托疾毗耶,阐扬大乘,传诸佛心,谈不二法。薛简传师指授如来知见。朕积善余庆,宿种善根。值师出世,顿悟上乘。感荷师恩,顶戴无已,并奉磨纳袈裟,及水晶钵,敕韶州刺史,修饰寺宇,赐师旧居,为国恩寺焉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薛简蒙受指教,豁然大悟,礼辞回归本处,上表奏老师语。其年九月三日,有诏奖谕老师说:老师辞老疾,为朕修道,国之福田。老师像净名,托疾毗耶,阐扬大乘,传诸佛心,谈不二法。薛简传老师指授如来知道见解。朕积善余庆,宿种善根。值遇老师出世,顿悟上乘。感恩师恩,顶戴没有休止,并奉磨纳袈裟,及水晶钵,敕韶州刺史,修饰寺宇,赐老师旧居,为国恩寺焉。
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五段

坛经第五十五段


  原文:一日,忆师之言,远来礼觐。师曰:吾久念汝,汝何来晚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一天,回忆师的话,远来礼觐。老师说:我久挂念你,你为何来晚?


  原文:曰:昨蒙和尚舍罪,今虽出家苦行,终难报德,其惟传法度生乎。弟子常览《涅槃经》,未晓常无常义。乞和尚慈悲,略为解说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说:过去蒙和尚舍罪,现今虽然出家苦行,终难报答恩德,其唯有传法度生乎。弟子常常阅览《涅槃经》,还未晓得常无常意思。乞请和尚慈悲,略微为解说。


  原文:师曰:无常者,即佛性也;有常者,即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无常者,就是佛性也;有常者,就是一切善恶诸法分别心也。


  原文:曰:和尚所说,大违经文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说:和尚所说,大违背经文。


  原文:师曰:吾传佛心印,安敢违于佛经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传佛心印,怎么敢违被于佛经?


  原文:曰:经说佛性是常,和尚却言无常;善恶诸法,乃至菩提心,皆是无常,和尚却言是常。此即相违。令学人转加疑惑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说:经说佛性是常,和尚却说无常;善恶诸法,乃至菩提心,都是无常,和尚却说是常。这就是相违。让学人更加疑惑。


  原文:师曰:《涅槃经》,吾昔听尼无尽藏读诵一遍,便为讲说,无一宇一义不合经文。乃至为汝,终无二说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《涅槃经》,我从前听尼姑无尽藏读诵一遍,便为讲说,没有一宇一义不符合经文。乃至为你,终没有二说。


  原文:曰:学人识量浅昧,愿和尚委曲开示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说:学人识见度量浅昧,愿和尚委曲开示。


  原文:师曰:汝知否?佛性若常,更说什么善恶诸法,乃至穷劫,无有一人发菩提心者。故吾说无常,正是佛说真常之道也。又一切诸法若无常者,即物物皆有自性,容受生死,而真常性有不遍之处。故吾说常者,正是佛说真无常义。佛比为凡夫外道执于邪常,诸二乘人于常计无常,共成八倒。故于涅槃了义教中,破彼偏见,而显说真常、真乐、真我、真净。汝今依言背义,以断灭无常,及确定死常,而错解佛之圆妙最后微言,纵览千遍,有何所益?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知道不?佛性如果常,更说什么善恶诸法,乃至穷劫,无有一人发菩提心者。因此我说无常,正是佛说真常之道也。又一切诸法如果无常者,就物物都有自性,容受生死,而真常性有不遍之处。因此我说常者,正是佛说真无常意义。佛为凡夫比喻外道执着于邪常,诸二乘人在常计算无常,共成八倒。因此在涅槃了义教中,破彼偏见,而显说真常、真乐、真我、真净。你如今依言背义,以断灭无常,及确定死常,而错误理解佛之圆妙最后微言,纵然阅览千遍,有什么所益?


      原文:行昌忽然大悟,说偈云:

         因守无常心,佛说有常性。

         不知方便者,犹春池拾磔。

        我今不施功,佛性而现前。

         非师相授与,我亦无所得。

个人理解:行昌忽然大悟,说偈道:

         因守无常心,佛说有常性。

         不知方便者,犹如春池拾磔。

        我如今不施功,佛性而现前。

         不是老师师相授与,我也无所得。


  原文:师曰:汝今彻也,宜名志彻。彻礼谢而退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如今彻也,宜名字志彻。志彻礼谢而退。


  原文:师见诸宗难问,咸起恶心。多集座下,愍而谓曰:学道之人,一切善念恶念,应当尽除。无名可名,名于自性。无二之性,是名实性。于实性上,建立一切教门。言下便须自见。诸人闻说,总皆作礼,请事为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见诸宗提问,都起恶心。多集座下,愍而说道:学道的人,一切善念恶念,应当尽除。没有名可以名,名于自性。无二的性,是名实性。在实性上,建立一切教门。言下便需要自见。众人听闻说,总皆作礼,请事为师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四段

坛经第五十四段

  原文:师然之。复语诚曰:汝师戒定慧,劝小根智人;吾戒定慧,劝大智根人。若悟自性,亦不立菩提涅槃,亦不立解脱知见。无一法可得,方能建立万法。若解此意,亦名佛身,亦名菩提涅槃,亦名解脱知见。见性之人,立亦得,不立亦得。去来自由,无滞无碍。应用随作,应语随答。普见化身,不离自性,即得自在神通,游戏三昧,是名见性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认为对。再告诉志诚说:你老师戒定慧,劝小根智人;我戒定慧,劝大智根人。如果悟自性,也不立菩提涅槃,也不立解脱知见。没有一法可得,方能建立万法。如果了解此意,也称为佛身,也称为菩提涅槃,也成为解脱知见。见性的人,立也得,不立也得。去来自由,无滞无碍。应用随作,应语随答。普见化身,不离自性,就得自在神通,游戏三昧,是称为见性。


  原文:志诚再拜启师曰:如何是不立义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再拜启师说:如何是不立义?


  原文:师曰:自性无非、无痴、无乱,念念般若观照,常离法相,自由自在,纵横尽得,有何可立?自性自悟,顿悟顿修,亦无渐次,所以不立一切法。诸法寂灭,有何次第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自性没有非、没有痴、没有乱,念念般若观照,常常离开法相,自由自在,纵横尽得,有什么可立?自性自悟,顿悟顿修,也没有渐次,所以不立一切法。诸法寂灭,有什么次第?


  原文:志诚礼拜,愿为执侍,朝夕不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礼拜,愿意为执侍,早晚不懈怠


  原文:僧志彻,江西人,本姓张,名行昌。少任侠。自南北分化,二宗主虽亡彼我,而徒侣竞起爱憎。时,北宗门人,自立秀师为第六祖,而忌祖师传衣为天下闻,乃嘱行昌来剌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僧人志彻,江西人,本姓张,名行昌。少年任侠。自从南北分化,二宗主虽然没有你我,然而徒侣竞然生起爱憎。那时,北宗门人,自立秀师为第六祖,然而怕祖师传衣为天下听闻,便嘱咐行昌来剌老师。


  原文:师心通,预知其事。即置金十两于座间。时夜暮,行昌入祖室,将欲加害。师舒颈就之。行昌挥刃者三,悉无所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心通,预知这事。就放置金十两在座位中间。那时夜暮,行昌进入祖师房子,想将加害。老师舒展颈就之。行昌挥刃者三次,都没有所损伤。


  原文:师曰:正剑不邪,邪剑不正。只负汝金,不负汝命。行昌惊仆,久而方苏,求哀悔过,即愿出家。师遂与金,言:汝且去,恐徒众翻害于汝。汝可他日易形而来,吾当摄受。行昌禀旨宵遁,后投僧出家。具戒精进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正剑不邪,邪剑不正。只担负你金,不担负你命。行昌惊吓仆倒,久久才缓过来,求哀悯悔过,就希望出家。老师就给金,说:你且去,恐怕徒众翻害于你。你可他日易形而来,我当摄受。行昌禀旨夜晚遁走,后开投僧出家。具戒精进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三段

坛经第五十三段


  原文:志诚再拜曰:弟子在秀大师处学道九年,不得契悟。今闻和尚一说,便契本心。弟子生死事大,和尚大慈,更为教示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再拜说:弟子在神秀大师处学道九年,不得契合开悟。如今听闻和尚一说,便契合本心。弟子生死事大,和尚大慈,更为教示。


  原文:师曰:吾闻汝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,未审汝师说戒定慧行相如何?与吾说看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听闻你老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,不知道你老师说戒定慧行为相貌怎么样?与我说说看。


  原文:诚曰:秀大师说,诸恶莫作名为戒;诸善奉行名为慧;自净其意名为定。彼说如此,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说:神秀大师说,诸恶莫作名为戒;诸善奉行名为慧;自净其意名为定。他说如此,不知道和尚以什么法教诲人?


  原文:师曰:吾若言有法与人,即为诳汝。但且随方解缚,假名三昧。如汝师所说戒定慧,实不可思议。吾所见戒定慧又别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如果说有法给与人,就为骗你。只是暂且随方便解除束缚,假名三昧。如你老师所说戒定慧,确实不可思议。我所见戒定慧又有差别。


  原文:志诚曰:戒定慧只合一种,如何更别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志诚说:戒定慧只应当一种,如何更有差别?


  原文:师曰:汝师戒定慧,接大乘人;吾戒定慧,接最上乘人。悟解不同,见有迟疾。汝听吾说,与彼同否?吾所说法,不离自性,离体说法,名为相说,自性常迷。须知一切万法,皆从自性起用,是真戒定慧法。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老师戒定慧,接大乘人;我戒定慧,接最上乘人。悟解不同,见有迟疾。你听我说,与他相同否?我所说法,不离开自性,离开体说法,称为相说,自性常常迷惑。需要知道一切万法,都从自性起用,是真戒定慧法。听我偈说:


原文:心地无非自性戒,心地无痴自性慧,

   心地无乱自性定。

   不增不减自金刚,身去身来本三昧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

        心地没有非自性戒,心地没有痴自性慧,

   心地没有乱自性定。

   不增不减自己金刚,身去身来本来三昧。


    原文:诚闻偈悔谢,乃呈一偈:

          五蕴幻身,幻何究竟?

            回趣真如,法还不净。

个人理解:志诚听闻偈悔谢,便呈一偈:

          五蕴幻身,幻何究竟?

            回趣真如,法还不净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二段

坛经第五十二段


  顿渐品第八


  原文:时,祖师居曹溪宝林;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。于时两宗盛化,人皆称南能北秀;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。而学者莫知宗趣。师谓众曰:法本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即一种,见有迟疾。何名顿渐?法无顿渐,人有利钝,故名顿渐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那时,祖师居住曹溪宝林;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。那时两宗盛化,人皆称南能北秀;因此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。而学者不知宗趣。老师告诉众人说:法本来一宗,人有南北。法就一种,见有迟疾。什么称为顿渐?法没有顿渐,人有利钝,因此称为顿渐。


  原文:然秀之徒众,往往谩南宗祖师不识一字,有何所长?秀曰:他得无师之智,深悟上乘,吾不如也。且吾师五祖,亲传衣法,岂徒然哉!吾恨不能远去亲近,虚受国恩。汝等诸人,毋滞于此,可往曹溪参决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然而神秀的徒众,往往轻谩南宗祖师不认识一字,有什么所长?神秀说:他得无师的智慧,深深悟上乘,我不如也。而且我老师五祖,亲传衣法,岂能无缘无故呢!我恨不能远去亲近,虚受国恩。你等众人,不要滞留在此,可往曹溪参决。


  原文:一日,命门人志诚曰:汝聪明多智,可为吾到曹溪听法。若有所闻,尽心记取,还为吾说。志诚禀命至曹溪,随众参请,不言来处。时,祖师告众曰:今有盗法之人,潜在此会。志诚即出礼拜,具陈其事。师曰:汝从玉泉来,应是细作。对曰:不是。师曰:何得不是?对曰:未说即是,说了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一天,命门人志诚说:你聪明多智,可为我到曹溪听法。如果有所听闻,尽心记取,还为我说。志诚禀命到曹溪,随众参请,不说来处。这时,祖师告众人说:今有盗法的人,潜伏在这个会。志诚就出来礼拜,具体陈述这事。老师说:你从玉泉来,应是间谍。对答:不是。老师说:怎能不是?对答:没说就是,说了不是。


  原文:师曰:汝师若为示众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你老师怎么样开示众人?


  原文:对曰:常指诲大众,住心观净,长坐不卧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对答:常常指示教诲大众,住心观净,长坐不卧。


  原文:师曰:住心观净,是病非禅。长坐拘身,于理何益?听吾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住心观净,是病不是禅。长坐拘束身体,在理有何益处?听我偈说:


  原文: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。

          一具臭骨头,何为立功课。

个人理解: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。

           一具臭骨头,为什么立功课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一段

坛经第五十一段


  原文:师又曰:汝若心迷不见,问善知识觅路;汝若心悟,即自见性,依法修行。汝自迷不见自心,却来问吾见与不见。吾见自知,岂代汝迷?汝若自见,亦不代吾迷。何不自知自见,乃问吾见与不见?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又说:你如果心迷惑不见,问善知识寻觅道路;你如果心悟,就自己见性,依法修行。你自迷惑不见自心,却来问我见与不见。我见自己知道,岂能代替你迷惑?你如果自己见,也不代替我迷惑。何不自知自见,就问我见与不见?


  原文:神会再礼百余拜,求谢过愆。服勤给侍,不离左右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再礼拜百余此,求谢过失。服侍勤奋,不离开左右。


  原文:一日,师告众曰:吾有一物,无头无尾,无名无字,无背无面,诸人还识否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一天,老师告诉大众说:我有一物,无头无尾,无名无字,无背无面,众人还认识不?


  原文:神会出曰:是诸佛之本源,神会之佛性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出声道:是诸佛的本源,神会的佛性。


  原文:师曰:向汝道无名无字,汝便唤作本源佛性。汝向去有把茆盖头,也只成个知解宗徒。

 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向你道无名无字,你便唤作本源佛性。你向去有把茅盖头,也只成个知解宗徒。


  原文:祖师灭后,会入京洛,大弘曹溪顿教。著显宗记,盛行于世,是谓荷泽禅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祖师灭后,神会进入京洛,大弘曹溪顿教。著显宗记,盛行于世,是称为荷泽禅师。


  原文:一僧问师曰:黄梅意旨,甚么人得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:一僧人问老师说:黄梅意旨,什么人得?


  原文:师云:会佛法人得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会佛法人得。


  原文:僧云:和尚还得否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僧人说:和尚还得不?


  原文:师云:我不会佛法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不会佛法。


  原文:师一日欲濯所授之衣,而无美泉。因至寺后五里许,见山林郁茂,瑞气盘旋。师振锡卓地,泉应手而出,积以为池。乃跪膝浣衣石上。忽有一僧来礼拜,云方辩,是西蜀人。昨于南天竺国,见达摩大师,嘱方辩速往唐土。吾传大迦叶正法眼藏,及僧伽梨,见传六代,于韶州曹溪,汝去瞻礼。方辩远来,愿见我师传来衣钵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一天想洗所授的衣,而没有美泉。因此到寺后五里多,看见山林郁茂,瑞气盘旋。老师振锡直立地面,泉水应手而出,累积以为池子。便跪膝洗衣石上。忽然有一僧人来礼拜,叫方辩,是西蜀人。昨天在南天竺国,见达摩大师,嘱咐方辩速往唐土。我传大迦叶正法眼藏,与僧伽梨,见传六代,在韶州曹溪,你去瞻礼。方辩远来,见我老师传来衣钵。


  原文:师乃出示。次问上人攻何事业?曰:善塑。师正色曰:汝试塑看。辩罔措。过数日,塑就真相,可高七寸,曲尽其妙。师笑曰:汝只解塑性,不解佛性。师舒手摩方辩顶,曰:永为人天福田。师仍以衣酬之。辩取衣分为三:一披塑像,一自留,一用棕裹瘗地中。誓曰:后得此衣,乃吾出世,住持于此,重建殿宇。宋嘉佑八年,有僧惟先,修殿掘地,得衣如新。像在高泉寺,祈祷辄应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便出示。再问上人攻什么事业?说:善长雕塑。老师正色说:你试着雕塑看。方辩不知所措。过数天,塑就真相,可高七寸,曲尽其妙。老师笑道:你只了解雕塑性,不了解佛性。老师舒手摩方辩头顶,说:永远为了人天福田。老师仍然以衣酬之。方辩取衣分成三:一披塑像,一自己留,一用棕榈包裹埋藏地中。发誓道:后得此衣,我出世,住持在此,重建殿宇。宋嘉佑八年,有僧人惟先,修殿掘地,得衣就像新。像在高泉寺,祈祷辄应。


  原文:有僧举卧轮禅师偈云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有僧人举卧轮禅师偈说:


         原文:卧轮有伎俩,能断百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对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长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卧轮有伎俩,能断除百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对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增长。


  原文:师闻之,曰:此偈未明心地。若依而行之,是加系缚。因示一偈曰: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听闻之,说:这偈还未明白心地。如果依而行之,是加系缚。因示一偈说:


  原文:惠能没伎俩,不断百思想。

          对境心数起,菩提作么长。

个人理解:惠能没伎俩,不断除百思想。

          对境心数起,菩提作什么长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五十段

坛经第五十段


  原文:策云:我师所说,妙湛圆寂,体用如如,五阴本空,六尘非有,不出不入,不定不乱。禅性无住,离住禅寂。禅性无生,离生禅想。心如虚空,亦无虚空之量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玄策说:我老师所说,妙湛圆寂,体用如如,五阴本来空,六尘不是有,不出不入,不定不乱。禅性没有住,离开住禅寂。禅性没有生,离开生禅想。心就像虚空,也没有虚空的数量。


  原文:隍闻是说,径来谒师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听闻是说,径来进见老师。


  原文:师问云:仁者何来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问道:仁者为何来?


  原文:隍具述前缘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具体描述之前原因。


  原文:师云:诚如所言,汝但心如虚空,不著空见,应用无碍,动静无心,凡圣情忘,能所具泯,性相如如,无不定时也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的确像所说的,你只要心如同虚空,不执著空见,应用没有障碍,动静无心,凡圣情忘,能所都消灭,性相如如,没有不是定的时侯了。


  原文:隍于是大悟,二十年所得心,都无影响。其夜河北士庶闻空中有声云:隍禅师今日得道。隍后礼辞,复归河北,开化四众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于是大悟,二十年所得心,都没有影响。那夜河北士庶听闻空中有声音说:智隍禅师今日得道。智隍后来礼辞,又回归河北,开化四众。


  原文:有一童子,名神会,襄阳高氏子,年十三,自玉泉来参礼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有一位童子,名字神会,襄阳高氏海子,年龄十三,从玉泉来参礼。


  原文:师曰:知识远来艰辛,还将得本来否?若有本则合识主,试说看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知识远来艰辛,还将得本来否?如果有本则合识主,试着说说看。

       

  原文:会曰:以无住为本,见即是主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说:以无住为本,见就是主。


  原文:师曰:这沙弥争合取次语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这沙弥争合取次语。


  原文:会乃问曰:和尚坐禅,还见不见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就问道:和尚坐禅,还见不见?


  原文:师以柱杖打三下,云:吾打汝是痛不痛?对曰:亦痛亦不痛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以柱杖打三下,说:我打你是痛不痛?对答:也痛也不痛。


  原文:师曰:吾亦见亦不见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也见也不见。


  原文:神会问:如何是亦见亦不见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问:如何是也见也不见?


  原文:师云:吾之所见,常见自心过愆,不见他人是非好恶,是以亦见亦不见。汝言亦痛亦不痛如何?汝若不痛,同其木石;若痛,则同凡夫,即起恚恨。汝向前见不见是二边;痛不痛是生灭。汝自性且不见,敢尔弄人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我的所见,常见自心过失,不见他人是非好恶,是以也见也不见。你说也痛也不痛如何?你如果不痛,同其木石;如果痛,则同凡夫,就起恚恨。你先前见不见是二边;痛不痛是生灭。你自性且不见,敢这样戏弄人?


  原文:神会礼拜悔谢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神会礼拜悔过感谢。


坛经个人理解第四十九段

坛经第四十九段

  

       原文:师曰:善哉!少留一宿。时谓一宿觉,后著《证道歌》盛行于世。谥曰无相大师。时称为真觉焉。

      个人理解:老师说:好啊!少少留宿一晚。那时称为一宿觉,后著作《证道歌》盛行于世。谥称无相大师。那时称为真觉焉。


  原文:禅者智隍,初参五祖,自谓已得正受。庵居长坐,积二十年。师弟子玄策,游方至河朔,闻隍之名,造庵问云:汝在此作什么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禅者智隍,初此参见五祖,自称已经得到禅定。庵居长坐,累积二十年。老师师弟子玄策,云游四方到河朔,听闻智隍的名字,造访庵问道:你在这做什么?


  原文:隍曰:入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说:入定。


  原文:策云:汝云入定,为有心入耶?无心入耶?若无心入者,一切无情草木瓦石,应合得定。若有心入者,一切有情含识之流,亦应得定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玄策说:你说入定,为有心入呢?无心入呢?如果无心入者,一切无情草木瓦石,应该全得定。如果有心入者,一切有情含识之流,也应该得定。


  原文:隍曰:我正入定时,不见有有无之心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说:我正入定的时侯,不见有有无的心。


  原文:策云:不见有有无之心,即是常定。何有出入?若有出入,即非大定。隍无对。良久,问曰:师嗣谁耶?

      个人体贴:玄策说:不见有有无的心,就是常定。哪里有出入?如果有出入,就不是大定。智隍没有对答。良久,问道:继承的老师是谁呢?


  原文:策云:我师曹溪六祖。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玄策说:我老师曹溪六祖。


  原文:隍云:六祖以何为禅定?

       个人理解:智隍说:六祖以什么为禅定?